— 黑羊离群 —

【drarry】雪貂王子 (上)

本来这个吸貂脑洞是留着下一篇再填的。

但是!我出走一周之久的小仙女!找回来了!!!虽然我气得想捶她,可又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得猫罐头供着,求这位小路痴别再跑出去野了?

我开心!高兴!旋转跳跃!我不管我要发小甜饼!!!

来呀大家一起来吸猫——啊不,吸貂呀~~~~

——————————————————————————

早餐时间,猫头鹰们呼啦啦掠进来,滑过阳光普照的天花板,一封封信件落在长桌上。哈利正叉起一只鸡蛋往嘴里塞,另一只手伸长了去够罗恩面前的培根卷。学期伊始,一切都很平静自然。明亮的光线中漂浮微尘,每一口呼吸都悠闲而惬意。

直到一张粉色信封落在哈利的盘子里。

“这是什么?”哈利想不到有谁会给他寄东西。罗恩凑过来,睁大眼睛:“粉色的信封!这该不是一封情书吧?”

罗恩的声音有点大,尤其是情书这个词,尖尖地像锥子一样冒出来。这下就连赫敏也望过来了,用眼神催促哈利快打开。

哈利当然不认为这是一封情书。但……瞧瞧这暧昧的粉色,闻闻这甜蜜的香气,它还能是什么?怀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忐忑,哈利拆开信封。就在他将里面那张薄薄的信纸抽出来时,横空插进来一只手,将信抢了过去!

马尔福洋洋得意,晃了晃手上的信纸。他就站在哈利身后,旁边跟着克拉布和高尔,三个傻帽从嘴里撮出一声长长的口哨,一边嬉笑道:“情书?让我们看看是哪个审美缺失的小妞居然喜欢丑陋的疤头!”

哈利劈手去夺:“还给我!该死的雪貂!”

罗恩和赫敏的魔杖直直对准马尔福的脸,而他的两个“保镖”也不甘示弱。讲道理,相似的戏码最近实在上演得过于频繁了。别说学生,就连同样在用餐的教授们也只是抬头看了看,发现人群中央是一只金灿灿的小脑袋和一头鸟窝般乱发的小脑袋之后,又习以为常地往嘴里塞了一片果酱吐司。

——大不了各打五十大板,双双关禁闭好了。

马尔福躲开了哈利,半边身体都被高尔掩住了。他灰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仗着身高优势俯视着格兰芬多的救世主。“猜猜我会怎么做?”他故作残忍地将信纸甩得哗哗响:“我要大声念出来!快给我个扩音咒。”

哈利急得耳朵都红了,一把将高尔搡开。就在这一秒——马尔福抖开了对折的信纸,而哈利的手指搭上了信纸的边缘——一片刺目金光包围了他们。

所有人都被刺激地双目流泪,不得不将脸埋在手掌里。等他们直起身,视野不再模糊,却发现哈利和马尔福都不见了,地上只留那封神秘的“情书”。赫敏走过去,蹲下来,小心翼翼伸出手,却被罗恩拦住。红头发男孩脸颊苍白,小声咕哝着“我来”,一边用颤抖的指尖轻轻拈起“情书”。

众人才发现,这是一封华丽的邀请函。

 

哈利怀疑自己在做梦。

他和马尔福在争抢一封来路不明的情书,然后……然后一阵金光淹没了他们!接下来的感受就像通过门钥匙旅行差不多,等他头昏眼花双脚落地,才发现自己居然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前,和一只憨态可掬的雪貂大眼瞪小眼。

雪貂显然很惊恐,他尾巴上的毛完全炸起来了!

哈利对这只雪貂可一点都不陌生——马尔福丢大丑的样子他记得比谁都清楚。他咽了口唾沫,不可置信地戳了戳雪貂粉嫩嫩的前爪:“马尔福……?”

马尔福: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这个疤头有这——么大!!!

“噢!哈利,这是哪里来的雪貂?”赫敏坐到他身边,罗恩紧随其后。他的同学们陆陆续续来到大厅。哈利这才发现窗外悬挂着一颗蛋黄般的夕阳,看来是晚饭时间了。

马尔福整只貂都快撅过去了,继巨人疤头之后,又来了巨人格兰杰和巨人韦斯莱?巨人格兰杰那双掩盖在浓密棕发下的眼睛里还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怜爱”,并且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马尔福整只貂真的撅过去了。

哈利连忙用双掌拖住他,将他塞进校袍口袋里。

“呃……是海格给我的,他托我帮忙照顾几天。”哈利感到口袋里微微动了动,不禁松了口气。罗恩戒备地往后仰了仰,离哈利装雪貂的口袋尽量远点儿:“这只雪貂不是什么变异品种吧?他会喷火?还是会注射毒液?”

哈利心想马尔福那张嘴真的会到处喷洒毒液,但他扯起一抹僵硬的笑容:“不,只是一条普通的雪貂。海格偶尔也会养养正常的动物不是?”

赫敏已经完全被雪貂形态的马尔福迷住了,她甚至弯下腰去,让马尔福蹲在她的手掌上。尽管马尔福很不情愿,但他太小了——而且他还不习惯用尖牙去咬人。赫敏将他放在膝盖上,沾了一点蓝莓酱喂他,用值得信服的声音宣布:“很明显,这只可爱的小东西没有任何危险。”

就在此时,大厅门口一阵喧闹。哈利看过去,倏然瞪大眼睛!一群斯莱特林走了进来,领头的那个正是马尔福!淡金色的头发在夕阳下无限接近银色,灰蓝色双眼目空一切,就连那高谈阔论的语调都是同样的欠揍。

哈利猛然垂头,望着在赫敏膝盖上一蹦一蹦,争取跳到长桌上的雪貂马尔福——梅林的袜子啊!他在做梦吗?雪貂的耳朵完全竖了起来,从那个马尔福进门开始他就听到了。他自己的嗓音让他心急如焚……如果那是德拉科马尔福,那么自己又是什么?仅仅是一只雪貂?别开玩笑了!

哈利将他送到长桌上。果然,他一看见对面斯莱特林长桌上的“他自己”,眼睛就烧红了,龇牙咧嘴,爪子无意识地伸出来,刮着木桌。在罗恩“梅林的袜子!这只雪貂有狂躁症吗!”的惊呼中,哈利连忙将他捂进手掌,不让他再看。哈利毫不怀疑,再晚一会儿,他就会扑上去,在那个马尔福的脸上留下几道长长的印子——撕下他的面具什么的——然后他就会被老马尔福那个溺爱独子的混蛋亲手阿瓦达。

“镇定……嘿!镇定!”哈利强制性地望进雪貂那双熟悉的、惊惧且愤怒的灰蓝色眼睛里,用只有他们才能听到的音量低声说:“嘘——没事,没事。我知道你才是德拉科·马尔福,如假包换。”

雪貂安静了,趴在哈利的手心里不住喘着粗气儿。

“它怎么了?”赫敏凑过来,刚刚雪貂的反应可有点儿吓人。哈利摇摇头,将他装进口袋里。马尔福立刻将脑袋埋进柔软的毛发下面。

“他可能不太喜欢马尔福。”哈利弯了弯唇角:“很正常不是?有谁会喜欢马尔福呢?”

哈利原本以为,将炮火转移到马尔福身上足够他敷衍过去。但赫敏和罗恩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罗恩倒吸一口凉气,而赫敏惊讶地捂住嘴巴。一直安安静静往嘴里塞烤肉的纳威从盘子里抬起头,重复了一遍哈利的问题:“有谁会喜欢马尔福?”他蹙着眉:“人人都喜欢德拉科,这是理所当然的!当然,他最近追你追的有点紧,你一时失言也……”

金妮打断了纳威:“斯莱特林的冰王子!他骑着扫帚飞舞在魁地奇球场上的样子真是帅呆了!”赫敏赞同地点点头:“当然,哈利你也很帅。只不过最后马尔福得到了金色飞贼,我想这让他获得了一点加分?”

哈利感觉整个人都要撅过去了:“什么?!马尔福抢到了金色飞贼?怎么可能!”

罗恩拍了拍他肩膀,无限同情:“我知道,金色飞贼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却依然被马尔福抢走了,这不好受。但是老伙计,直面失败吧,我们还有机会。并且,只是因为球场上的恩怨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马尔福,这实在有些过分了。他会伤心的。”

哈利:我是谁?我在哪?

他会在魁地奇球场上输给马尔福?别开玩笑了!这果然是个噩梦般的,虚假的世界!

对面斯莱特林长桌安静了下来,那个马尔福仿佛注意到了哈利的目光。他站起身,像个该死的王子一步步走过来,步伐轻盈又优雅。一天中最后的阳光为他镀上一层淡金色,酒红色的天空中甚至飘起了玫瑰花瓣。

哈利看了一眼人群里不停挥舞魔杖制造花瓣雨的帕金森和扎比尼,眼角抽痛。所以他并不是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吧?这可能是某个霍格沃茨的变异产物,比如霍格沃茨戏精学校……

王子殿下马尔福停在哈利面前,一只手撑在桌沿上,微微俯身,刚好将哈利圈在阴影之下。

“哈利,上次的提议,你想好了吗?”

哈利:“……啊?”

他有点怀念马尔福的“破特”了。

王子殿下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灰蓝色眼睛温柔又深情。只见他在虚空中一抓,一枝红火的玫瑰出现在哈利面前,那把柔滑的嗓音落在他耳边:“没关系,离化装舞会还有半个月呢,你可以慢慢想。我身边的位置会一直,一直留给你。”

哈利揉了揉眼睛,他刚刚没看错吧?这个马尔福没有用魔杖,所以他刚刚使了一个无杖魔法变玫瑰?

王子马尔福将红玫瑰递给哈利。就在这时,一道雪白闪电从哈利的校袍口袋里射出来,叼着马尔福的袖摆晃来晃去,一边扑腾着小短腿想要爬上去。马尔福咽下一声惊呼,眉宇间流露出一丝嫌弃。

“这是哪里来的畜生?”他抖着手臂想把雪貂甩到地上。哈利连忙将他抢回来:“这是我……嘿!”话没说完,雪貂又弹射出去,这次稳稳落在马尔福的手腕上,一口咬断了玫瑰茎,又跳到地上将那朵玫瑰踩成一地花汁儿。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哈利发出几下勉强的笑声,发现大家都没反应,讪讪闭上嘴。王子马尔福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他对着玫瑰花的残骸挑挑眉毛:“只是一朵花,别放在心上。”然后他的目光移到抱着哈利大腿往上爬的雪貂身上,冷酷地就像德拉科的父亲——他见过无数次怒火中烧的卢修斯,就是这种冰冷的眼神。但雪貂马尔福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满脸都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嚣张。

总之,一个神经兮兮的冒牌货,还想泡疤头?萨拉查都得气活过来!

“哈利,如果这是你的宠物,可得好好管管。”

王子马尔福离开了,哈利长长舒了一口气,弯腰将雪貂捞起来。

一人一貂又开始大眼瞪小眼。

德拉科:这冒牌货想泡你!你还真准备接玫瑰?你的脑子只有巨怪那么大吗!

哈利:幸好你没抓他脸,不然我真不知道怎样才能避免你被你亲爹阿瓦达。

德拉科:哈!松了一口气吧?是不是特别感谢我让你免受冒牌货的骚扰?

哈利:啧啧,看看这完全“马尔福式”的小眼神儿——看来这副雪貂身体你适应得挺好?

……

完全鸡同鸭讲。

自得其乐的两人纷纷露出满意的笑容。

 

TBC


评论(21)
热度(755)

2017-09-05

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