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咸鱼煮鹤 —

深夜涛一下二框。


框框真是我非常爱搞的狗男人范本了。

人品稀烂,拧巴阴郁。西装革履,渣心渣肺。

受过高等教育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是加深了自负聪明和drama queen的程度而已。

一方面死要面子活受罪,一方面又非常不要脸皮。

日常自欺欺人,因为不自欺欺人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白天信誓旦旦我没错,我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顺应历史大势的,有前瞻性的抉择,晚上却燃起一根烟,在乌漆墨黑的空旷客厅里追忆往昔,委屈愤懑:我走的如此艰难,全是因为你们认为我错了!咦我真的错了吗?不,我不能错!

想要说点心里话,埋怨听不懂的人,又因有人听懂而恼羞成怒。

白莲得人神共愤,却又令我不由自主地升起“恨铁不成钢”的老妈子式怜爱。究其原因,你问他后不后悔,他其实不知道的。你问他想要追求什么,他会坚定地告诉你他追求的就是现在所拥有的——可是,那你还往后看什么呢?你身后除了花落水凉,什么都没有呀。

渣得如此柔肠百结,贱得如此死皮赖脸,无耻又无畏。

只消想一想他在金粉迷离中徒劳地去抓一点年少清影,却连自己都唾弃这种行为的憋屈与寂寞,我就兴奋得直搓手手惹。

评论(15)
热度(54)

2018-10-07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