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咸鱼煮鹤 —

【Drarry】四天三夜·第三夜


(哈利坐在草地上,马尔福从林中走来。)

Harry:“晚上好。拾回你的风度了?”

Draco:(发出猫一样的软哼)“就算哪天我体内布莱克的血压倒了马尔福,我也会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神经病。”

Harry:(窃笑)“像你昨晚那样?”

Draco:“事实上,昨天我是飞了几口‘魔法叶子’才来找你的。所以我其实已经记不清昨天晚上我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可能有些情绪化,但肯定依然维持在绅士的区间里。难道不是吗?”

Harry:“你的生活习惯真是健康。”

Draco:“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我在慢性自杀,我已经很有经验了。顺便,我打赌你们的队伍里也有一堆人在干同样的事。”

Harry:“我能理解,但我没碰过……”

Draco:“行了行了,别再炫耀你那刀枪不入的铁石心肠了。”

Harry:“等等!等等等等——你刚刚是在承认我比你坚强吗?”

Draco:(假笑)“你的英文老师还健在?”

(东西落进手掌的声音)

Harry:“亏我还好心给你带了这个!”

Draco:“什——苹果?!”

Harry:“今天下午刚送到,还挺新鲜。”

Draco:“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您真是一个慈悲的仙女教母?”

Harry:“你是不是只会用讽刺的语调说话?辛德瑞拉。”

Draco:“天啊,难道你的爱好其实是养宠物?!我以马尔福的族徽发誓,我是不会为了一个苹果向你发出‘汪汪’叫声的——”

Harry:“就……吃你的苹果吧!你这个苹果性恋!”

Draco :(洋洋自得)“至少要两个。”

(停顿片刻)

Harry:“你……你能……你就不能单纯地吃掉它吗?这只是苹果,你的眼神和手指表现得像在对待一个金发甜心!”

Draco:“哈?波特,说什么傻话呢,我就是这里最甜的金发甜心!”

Harry:“……其实你今天来之前也飞了几口那玩意儿吧?”

Draco:“是你说我像个苹果性恋的,我只是表演给你看罢了。”(咔嚓一口)“味道不错。”

Harry:(面无表情地)“就算你想在它上面凿个洞当飞机杯用也行,只是别在我面前。”

Draco:“令人印象深刻的想象力。但我不是那种仗打久了看只绵羊都眉清目秀的家伙。在这方面——不是我自吹自擂,我还是很有原则的。”

Harry:“很有原则的保持着处男之身?”

Draco:“别以己度人嘛。”

Harry:“唔……我想象不出来你和那些疯疯癫癫的食死徒滚上床的样子。稍微想想我就要吐了。”

Draco:“要我展示一下手臂上那个‘疯疯癫癫’的黑魔标记吗?”

Harry:“……多谢提醒。”(踟蹰不定)“但……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很有趣。”

Draco:“那当然,别小瞧我的幽默感。”

Harry:“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嗯……呃……让我想想。你总是能显得很有趣。”

Draco:“嘿!这听起来可不像什么好话!”

Harry:“打个比方。如果现在坐在我面前的是任何一个斯莱特林,他们都不会有心情吃苹果。他们会唉声叹气,担心战后的遭遇。而你,你和以前一样在讽刺我,并从中汲取到快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给人一种生活还多姿多彩的错觉。”

Draco:“你也说是错觉了,所以我是一个高级恶魔。专门引诱你这样的纯情小处男上供——你以为我要说苹果?哈哈,当然得是樱桃!”

Harry:(假笑)“不好意思,樱桃早就摘给别人了。”

Draco:“嗯?谁?穷鬼还是格兰杰?”

Harry:“不许叫罗恩穷鬼!”

Draco:“拉文克劳的那个疯姑娘?”

Harry:“别瞎猜了,她和纳威是一对儿。”

Draco:“梅林的袜子!你们是怎么做到一边打仗一边上演战地绝恋的!”

Harry:“大概因为我们的战友不是巨怪或者疯子?”

Draco:“……操!”

Harry:“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你挺恨嫁。”

Draco:“闭嘴吧,单身疤头!”

Harry:“来说说吧!”

Draco:“说什么?”

Harry:“战争结束之后你打算和谁结婚?”

Draco:“嗯……摄魂怪。”

Harry:“噢,忘掉该死的摄魂怪!”

Draco:“波特,让一个注定的战败者做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Harry:“这就是我想要的。你第一天认识我?你吃了我的苹果——啃得干干净净——你总得付出点什么。”

Draco:“……你没有进斯莱特林真是萨拉查的损失。”

Harry:“分院帽想这么干来着,但我选了格兰芬多。”

Draco:“……不行,我想象不出来。”(深吸一口气)“布雷斯的死让潘西悲痛欲绝,但最重要的是,老帕金森不可能让她嫁给我——一个没落的马尔福。我曾经和格林格拉斯家有个口头婚约,但自从达芙妮死在战场上后,阿斯托利亚就失踪了。要我说,她可能像我那个素未谋面的姨妈安多米达。至于其他纯血适龄女孩,嗯……你也知道迄今为止死了多少人了。可别想让我迁就歪瓜裂枣。”

Harry:“看来结婚是挺难的,那约会呢?如果你有机会约潘西出去?”

Draco:“怎么,今天由你来扮演热爱八卦的三年级小妞了?”

Harry:“我只是有点好奇。而且决战越来越近了,我需要一点放松。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牺牲睡眠时间来和你扯淡?”

Draco:“扯淡?!你——”

Harry:“约她去对角巷还是霍格莫德?”

Draco:“……”(妥协地)“霍格莫德。你这个混蛋!”

Harry:“嗯嗯嗯嗯,然后呢?”

Draco:“然后我们会去猪头酒吧要两杯黄油啤酒。潘西会回想起曾经斯莱特林们在这里聚会的样子,双目含泪。然后我就带她离开,去帕笛芙夫人茶馆。然后她开始哭,一边说她和布雷斯在这里约会的事情。最后告诉我她肚子里有个扎比尼家的遗腹子,问我该怎么办——别笑,布雷斯干得出来这事。我当然建议她打胎,然后她骂我恶毒,负气走掉。一周后,我接到她的道歉信,告诉我她已经处理好了。就这样。”

Harry:(瞠目结舌)“呃……嗯……为你感到抱歉?”

Draco:“你心里都乐开花了吧。”

Harry:“好吧,忘了旧情未了的潘西。如果是那个小格林格拉斯呢?”

Draco:“噢,得了吧!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的感情生活了?还是说,你也知道自己是个情商低的怪胎,打算从我的约会计划里学习一些你永远用不上的高超经验,好充实你战胜之后的美妙生活?去你妈的!我不允许!”

Harry:(安静而慌乱地)“嗯……我只是单纯的好奇。”

(尴尬的寂静中,马尔福的眼睛越睁越大,灵光一闪。)

Draco:“你……不是吧……梅林啊!你去了?你该不会真的去了吧!三年前你真的去了霍格莫德?”

Harry:“……”

Draco:(难以置信)“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Harry:“我答应去了,就是这样。”

Draco:“你他妈应该爽约!”

Harry:“呃,也许你是对的……”(疑惑地)“嘿,德拉科?你、你干嘛这么懊丧?我还以为你会哈哈大笑呢。这事儿真挺好笑的,我能……”(顿住)“你……等等。扎比尼他们是不是没给你下什么迷魂咒?回答我!这不是一个恶作剧?你是完全自愿的,出自你的本心,邀请我在战争爆发前夕去约会……是吗?”

Draco:(忽然爆发)“我以为你不会去!”

Harry:“哈!真有趣!你抱着这样的想法找我约会?!”

Draco:(语速极快)“我们是死对头!我和你从一年级就开始吵架!我是个食死徒而你在我身上留下了永远不能消除的伤疤!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Harry:(冷冷地)“继续,继续给自己找借口吧。”

Draco:(安静下来)“你恨我。”

Harry:“显而易见。但——”

Draco:“你恨我你恨我你恨我你恨我!”

Harry:(大声)“是的我恨你!你就不想知道除此之外的任何事吗!”

Draco:“我也恨你,我还该死地嫉妒——”

Harry:(抢白)“即使当我的嘴唇挨在你的嘴唇上时你也会这么认为吗!”

Draco:(愣住)“最荒唐的春梦里都不会有这一幕的。”

Harry:“……你猜?”

(浅浅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Draco:“你真残忍。”

Harry:“你做头,我做尾。”

Draco:“这样不行。我们……得完成这个约定。否则就算进了阿兹卡班我也会想方设法越狱的!”

Harry:(嘟囔)“你没必要……”

Draco:“必须。”

Harry:“……”

Draco:“快答应我!”

Harry:“我他妈三年前就答应你了,你这根没脑子的空心竹竿!!!”

Draco:“好的,好的。”(停顿)“那我明天就能安安心心地拔营了。”

Harry:“你被调走了?”

Draco:“被调去伦敦补格雷伯克的缺。”

Harry:“你……”

Draco:“嘘——别说了。我用膝盖都能知道你那颗格兰芬多的小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蠢话。但,事实就是,没时间了。我敢说我的大脑封闭术就只比斯内普差半点,那个人什么都不会知道。你就——你们就尽快打下伦敦好吗?尽快就行了。从后方偷袭应该能很快的。”

Harry:“我不能告诉你我们在伦敦的线人。”

Draco:“我明白,我也不想知道。马尔福的忠诚就像薛定谔的猫。我说过了,别对我的良心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期望。”

Harry:“你还记得你昨天说的话。”

Draco:“我还记得你咒我呢,虽然打偏了。”

Harry:“你到底有没有嗑那玩意儿。”

Draco:(假笑)“实话实说吧,半年前这些可爱的小东西就已经对我没什么作用了。所以,我的记忆很清晰。这三个夜晚会折磨我到世界尽头的。”

Harry:(欲言又止)“就……就祝你好运吧。天啊,我居然在祝一个食死徒好运!”

Draco:“呵呵呵呵呵呵,这一幕值得珍藏。记得加进你的自传里,史上最叛逆的救世主先生。”

(片刻沉寂)

Harry:“猪头酒吧见。”

Draco:“猪头酒吧见。”


END





四天三夜·时间之外


【几则新闻】

1.九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哈利·波特带领邓布利多军攻下伦敦。

2.霍格莫德重拾旧日风采,哈利·波特惊现猪头酒吧。

3.德拉科·马尔福,九月二十二日清晨六点,死于钻心咒。


【无人得知的墓志铭】

不,就算他的嘴唇挨在我的嘴唇上,我也不会言及爱情。

万一我提醒了他,令他突然清醒,发现一个食死徒不配被爱呢?

啧,真可悲。

评论(26)
热度(154)

2018-10-29

154  

标签

德哈dr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