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咸鱼煮鹤 —

【隐越】渡劫 02

如果你觉得这个大师兄不太对劲儿~

那么你是对的哈哈哈哈!

——————————————————————

丁隐醒来时,恍然以为自己尚在阴风谷厮杀。可身下触感绵软,鼻端竹香幽静,将他拉入现实。血色褪去,入目乃一帐素面青纱。他起身掀开纱帘,忽感身负禁制,于是面色一沉。

帘外站着一名紫袍道人,神色淡漠,气质冰冷,清逸得离地三尺。此人正是陵越。

“你醒了。”

丁隐捂着头,确认自己从未见过他:“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昆仑山天墉城,我叫陵越。”

“我怎么在这里?”

陵越为他倒了一杯茶,让他润润嗓子。也不厌烦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将事情原委娓娓道来。说到玉无心尚在山下等待,陵越问:“丁少侠是否要与友人一叙?你身上魔性未除,赤魂石在灵铁和天墉清气的压制下才安稳下来,只怕短时间内都无法离开昆仑山了。”

“你们要囚禁于我?”丁隐心怀戒备,语气便不怎么好,恰恰被推门而入的玉泱和芙蕖听个正着。玉泱断喝一声:“竖子无礼!师尊为了救你,折损十年修为,岂容你这般作态!”

丁隐定睛一看,才发现陵越虽有半仙之姿,然面色苍白,气息羸弱,状态实在称不上好。之前没发现,全是因为打眼看去,陵越就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令人不敢造次。

训完丁隐,玉泱才面向陵越执弟子礼。陵越也还了半礼,言称:“掌教真人。”

千年大劫一事,天墉城内也只有陵越、芙蕖和玉泱三人心知肚明。芙蕖上前细细观察丁隐,赞道:“果真是年轻人,恢复地好快。只是你体内赤魂石尚未完全沉睡,得在此跟着大师兄静心清修才是。”

言下之意,血魔暂时不会降世,风险不大。

玉泱脸色这才好一些。

丁隐皱皱眉头,问:“既然如此,能否将我身上的禁制去了。”

三十二道禁制加身,丁隐现在抬抬脚都得用上十二分力,比拉磨的驴还累。芙蕖掩唇一笑,衣袖挥动:“事急从权,为保万一,望丁少侠勿怪。”瞬间,丁隐浑身一松,细查体内,三十二道禁制已去三十一,尚留一道禁锢于丹田之上。丁隐心知天墉城对自己仍然有所忌惮。只是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

“对了,丁少侠。那位送你来的姑娘尚在山下。虽则我们不能放你出山,也不能放她进来,可隔着玄光镜小叙一番却不成问题。”

丁隐闻言,语调毫无起伏:“姑娘?哪位姑娘?”

芙蕖疑道:“玉无心。你不记得?”

丁隐只是摇头。

陵越眉梢微动,上前捏住丁隐脉门查看,问:“你记得自己是蜀山弟子吗?”

丁隐笑了,面容妖异:“自然记得。我乃栖霞峰弟子,后任点苍峰长老,差点就能让蜀山千年基业毁于一旦。现在蜀山如何了?公孙无我这小人尚活着吧?”

陵越与芙蕖对视一眼,芙蕖划出玄光镜,道:“你自己去问玉姑娘吧。”

玄光镜中出现玉无心狂喜落泪的俏脸。玉泱与其师一样,修太上忘情之道,见他们小儿女要说话,便避了出去。芙蕖紧随其后。只有陵越,神色莫辩,仍把着丁隐脉门,坐于塌边。

玉无心捂着嘴,泪水涟涟,几乎连话都说不出。而丁隐好像真的认不出她,神情甚至有些尴尬。就像走在路上,突然被冒出来的陌生女人表错了情一般。

“这位姑娘,我们认识?”

玉无心怔住,嘴唇抖动:“丁隐,你不认得我?”

丁隐摇头:“我们应该认识吗?”

“我是你的……”玉无心话说一半,突然想起周青云那句“若他不愿再回来,也很好”,神色渐渐消沉。

丁隐只关心蜀山局势:“这位姑娘,你知道蜀山情势如何?”

玉无心强忍悲痛,将周青云递来的消息一一念给他听:“蜀山伤亡惨重,低阶弟子损耗过半。公孙无我出逃,周青云即将接任掌门。有百草师叔帮她,一切都好。对了!之前仙界正道知你尚未伏诛,于是发下通缉令。魔宗残部亦在追查你的下落。多亏玉泱真人出面,广而告之血魔已逝,而你亦跟随太上长老清修以压制赤魂石,这才堵住悠悠众口。所以你……你千万不要离开天墉城!”

丁隐置其关心于不顾,笑道:“虽然很遗憾听到蜀山仍在苟延残喘,但还是谢谢你了。这、位、姑、娘。”

言罢,大手一挥,切断玄光镜。

陵越放开他的脉门,问:“分明记得,何苦骗她?”

丁隐嗤笑一声,反问:“我记得天墉城崇尚守身清修。怎么,太上长老也对情情爱爱有兴趣了?”

陵越不与他计较,起身推窗。窗外一枝露桃斜,娇红映着陵越玉白脸庞,越发衬得他出尘脱俗。玉泱与芙蕖都担着实职,要处理天墉城大小事务,此刻已离开净思崖了。

天墉城与蜀山不同,清气鼎盛,犹如世外桃源,连风声鸟鸣都安然如斯。陵越更是不同于蜀山众位长老,他疏离却不冰冷,正气凛然却不会咄咄逼人。丁隐心想,陵越一生肯定非常顺遂,这才能养出一身陶然世外的清越之气。不像他自己,沉沦恨海,满手血腥。

丁隐当然不会自惭形秽,他只是嫉妒得很。

“我没有骗她。”见陵越回头,丁隐的眼神似一条冷血毒蛇:“我只是特别、特别想要……折磨她。”

陵越闻言,只点了点头。

丁隐坐直了,好奇道:“你不阻止我?”

“世间因果,皆有定数。你如何对待玉姑娘,玉姑娘如何待你,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劝阻如何,不劝阻又如何?总而言之,不关我事罢了。”

丁隐抚掌大笑:“世人皆传陵越真人心怀天下,公正慈柔。大谬!大谬!”

陵越道:“你决心慧剑斩情丝也好。随我清修,修得是太上忘情,正好克制你的喜怒哀惧爱恶欲。你受七情激荡之苦,赤魂石才有机可乘。若你当初是来我天墉城修行,必不会沦为血魔。”

陵越最后一句话,正好戳中他此刻心中隐痛。丁隐面色一沉,翻脸比翻书还快:“丁隐不过一介山野村夫,怎知天墉大名。”

陵越对他足够包容,或者说,没把他的嘲讽当回事儿,只淡淡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TBC

评论(9)
热度(29)

2018-12-06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