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咸鱼煮鹤 —

【隐越】渡劫 01

虽然我们隐越已经时泪了,但我偏要勉强!

时间线在丁隐入魔,大战之后。血魔隐被周青云捅了一刀,赤魂石只剩下一半,昏迷不醒。

 ————————————————————————

“传说百年前,昆仑山天墉城有一徒,名为百里屠苏,是前任掌教的师弟。他自幼为凶剑焚寂所制,煞气入体,难以自控。当初还是天墉城大师兄的陵越真人,便为他遍寻天下灵铁,以纯阳真火炼制剑鞘,以此压抑百里屠苏体内的魔念。”

百草师叔长叹一声,对玉无心和周青云道:“如今看来,也就天墉城还有丁隐的一线生机了。他沉睡不醒,全因元神与剩下半副赤魂石相争拖垮了身体。若有灵铁助他压制魔性,当可醒来。否则拖将下去,也只能落得个玉石俱焚的下场。”

玉无心大喜过望,与周青云对视一眼:“那还等什么?我们这便带丁隐去昆仑山。素闻陵越真人磊落仁惠,定不会见死不救!”

百草师叔却面露忧色:“唉……难啊!陵越真人卸任之后,常年闭关,不问外事,天墉弟子也久不涉足中原。你看看,赤魂石出世,丁隐入魔,闹得这样难堪,天墉城不也紧闭山门,置身事外吗?我斗胆一猜,大概天墉城也出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故。只怕,陵越真人未必会出手相帮。”

“不试一试,又如何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这一线生机。”玉无心打定主意,扶起仍然昏睡的丁隐:“多谢百草前辈提点。青云,蜀山伤亡惨重,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只怕离不得你。”

周青云踟蹰半晌,点了点头:“那便拜托玉姐姐了。若有转折,请立刻告知于我。若是丁大哥醒来,也请告诉他,蜀山……算了。让他自己做决定吧,若他不愿再回来,也很好。”

玉无心闻言,心中绞痛。别过之后,拥着丁隐化光而去。

昆仑山位于极西之地,云蒸霞蔚。天墉城乃悬空之城,天地清气汇聚于此。及到通天之梯,玉无心却被封山大阵阻拦在外。

天梯尽头传来一声诘问:“来者何人!”

玉无心单膝跪地,拱手道:“玉无心携蜀山丁隐前来求见陵越真人。人命关天,望道友代为通传。”

“天墉城早已封山,不进不出。请回吧。”

玉无心不为所动,拜道:“请陵越真人借灵铁一用!”

两方僵持,金乌西落,月移中天。守山弟子年岁尚轻,见玉无心真的长跪不起,心中难免不忍。其中一人悄声道:“这可怎么办?就真让她这样跪下去吗?”另一人往下看了眼:“要不……你去净思崖通传一声?”

一阵沉默。

“我可不敢。要去你去!”

“说什么呢,就算是掌教真人,也不敢在太上长老闭关时前去打搅啊。”

“那怎么办?劝这位姑娘回去?你瞧瞧她这一脸不听劝的样儿。”

“唉,我走一趟吧。我去找妙法长老试试。”

一刻钟后,芙蕖才知道有人求见陵越。

她年逾百岁,容颜犹如二八少女,只是眼神骗不了人,早已苍凉沉稳。玄光镜中映出玉无心倔强的脸,但真正吸引她注意的,却是丁隐身上若隐若现的魔气。掐指一算,芙蕖心头一跳,再顾不上守山弟子,乘风往净思崖去了。

太上长老陵越,就住在崖上竹屋。名为闭关,实为自囚。

芙蕖立在竹屋外,并不进去:“大师兄,天墉城的千年大劫来了。”

半晌,从竹屋里传出幽幽一叹,如风动松枝,积雪簌簌而落。

“何出此言?”

“赤魂石宿主丁隐,已在昆仑山下。我见他受了重伤,魔气冲体,便算了一卦。赤魂石出世时,卦象尚为中吉。刚刚算来,却已是大凶。若是放任不管,只怕……”

紫胤真人升仙之际,曾降下“天墉城将遇千年浩劫”的警言。芙蕖与陵越闭关卜算,却只能窥见一点模糊的影子。这件事,就如长剑悬顶。后来赤魂石出世,同一年,陵越突生走火入魔之兆。联系到千年浩劫的预言,陵越未雨绸缪,下令封山,并禅位给弟子玉泱。之后便于净思崖闭关苦修,唯恐自身堕入外道,应了天墉城的千年之劫。

如今,按芙蕖所言,也许这劫数并非应在他身上。反而,可能应在早被排除在外的赤魂石身上。

只听“吱呀”一声响,竹门慢慢摇开。从中走出一个紫袍玉带的清瘦男子,满头银发,连眼睫眉毛都如霜染就。微凉月光落在他脸上,面容沉静如水,没甚表情。一眼望来,泠泠然如置身于幽谷林下。

芙蕖抬手捂住嘴,仍未忍下一声惊呼:“大师兄!什么时候……”

陵越嘴角微微一勾,捏起胸前一缕雪白长发:“放心,我尚未入魔。只是修为损耗太过。说正事吧,赤魂石在何处?”

芙蕖道:“尚在山下,由一女子送来,想借灵铁剑鞘压制赤魂石的魔念。我安排他们上山?”

陵越摇摇头:“正值多事之秋,何必旁生枝节?将赤魂石送来,至于那位姑娘,便劝她离开吧。”

芙蕖皱了皱眉,按下心中隐忧,拱手应是。

放丁隐入山后,玉无心并不放心离开,但也没有强求,只是在山下开辟一方洞府,住了下来。芙蕖见她痴心如此,便随她去了。丁隐则由芙蕖亲自护送到净思崖竹屋,期间往他身上下了三十二道禁制,就怕赤魂石苏醒,血魔降世。

见她如此小心,陵越失笑:“赤魂石只剩半副,这丁隐也只剩半条命,还怕他翻出天不成?”

“毕竟事关千年大劫,还是小心为上。”芙蕖问道:“灵铁究竟能不能压制他体内的魔念?”

“不知道。但可一试。”

言罢,陵越自袖中拈出一只玄色扳指。早年灵铁所铸剑鞘,已随屠苏魂散而灰飞烟灭。这扳指,是用当初剩下的铁料淬炼铸成的。原本只是为了留个纪念,没成想,如今倒有了它的用武之地。

“隔绝魔气,压制魔念。当可助他元神一臂之力。”

陵越将扳指戴上丁隐的左手大拇指,再以清气灌顶,引导他体内紊乱的力量回归经脉。收手之时,天边已泛起鱼肚白。

芙蕖只是在旁护法,都累出一额薄汗,何况陵越?

陵越与心魔抗争数年,修为倒退得厉害。借灵铁之力压制赤魂石后,已面如金纸。一滴汗珠悬在鼻尖,落入丁隐颈窝。芙蕖连忙扶住他,倒出丹药喂他服下。

“大师兄,都怪芙蕖没用,否则……”

陵越摆摆手:“灵铁是用我的纯阳真火淬炼而成,其上有我印记,只能为我调动。别说了,你去看看赤魂石状况如何?”

芙蕖探了探丁隐脉象,喜道:“赤魂石蛰伏了,丁隐元神稳固,估计这两天便能醒转过来。只不过,他命途多舛,早移了性情。等他醒来,只怕又会给赤魂石可乘之机。”

陵越闻言,也只是一笑:“毕竟不是人人都似屠苏纯善坚定。”

芙蕖看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丁隐,长长叹了口气——这可真是捡了个不得不管的大麻烦。

TBC

评论(3)
热度(38)

2018-12-06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