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咸鱼煮鹤 —

大你七岁的男O组长(欲望的起始)

最近小嘎威尼斯商人的造型实在深得我心。

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年上社畜了QAQ

之后可能时不时会掉落男O组长和“你”的恋爱日常吧……一些零碎的小片段,满足我对年上社畜恋人的妄想。

照例:除了OOC,我什么也没有。

——————————————————————————————

你是一个Alpha,初出茅庐正在实习。你的组长是一名男性Omega,工作时非常严肃,但下班后会请大家喝奶茶。

你很快就摸清了他的性格,在英俊成熟的面容之下,他独属于Omega的温柔敏感深深吸引了你。有一次你发现他的西装裤下居然是五颜六色的卡通袜子。当你笑话他时,他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耳尖发红。

渐渐地,你知道他一人独居,知道他按时服用抑制剂,每天都用抑制贴,知道他发情期在几号,知道他喜欢小孩。但他情路坎坷,每次谈恋爱都没有好结果,无论是和Alpha还是和Beta,最终都会被人甩。他也丧失了建立亲密关系的信心。

当他向你倾诉这些隐私时,是在出差地的宾馆酒吧,已经喝得微醺。你点得长岛冰茶被他紧紧攥在手掌心里。他的指甲粉红,像是春夜里的桃花。灯下,他支着腮看向窗外,只留给你一张轻愁浅怨的侧脸。

他说:我很想有个家。

你扶他站起来,送他回房间。出于绅士风度,当他去浴室洗澡时,你吞了一颗Alpha抑制剂。但你脑子里全是些足够进监狱的糟糕幻想,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的信息素注入他的腺体里。你想要粗暴的对待他,让这个私下里少言寡语的Omega失控尖叫。

你决定离开,在你自己失控之前。

但这时组长打开了浴室门。他的头发还湿漉漉地,穿着一身黑色丝绸睡袍。你开玩笑说:我以为你的睡衣是纯棉长袖长裤。

他睨你一眼,酒意熏成眼底柔柔的水波,这是你从未见过的风情。他一边擦头发,一边轻声说:我都三十岁了呀,也是有过几个Alpha的。

你嫉妒得心口发涨,要不是之前吃了抑制剂,大概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了。

背对着你,他低头摆弄着镜子前的瓶瓶罐罐。你能清楚看到他白皙细腻的后颈,微微鼓起的腺体就暴露在空气中。没有抑制贴。但他的信息素依然不鲜明,室内只有湿润的,香波的气味。你明白这是他按时服用抑制剂的效果,他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自律的独身Omega。

你夸他:这件睡袍好看,很衬你。

他笑声低沉,说谢谢。

你又问:是为你上个Alpha准备的?

他沉默了,气氛突然凝滞尴尬。你浑身不自在,想要落荒而逃,手已经搭上了门把。

那个……组长,我先回去了。你声如蚊呐。

他声音拔高,微微颤抖,望向你,年长者游刃有余的沉稳面具生出裂纹。

“下个月,我不吃药了。你会来吗?”


评论(11)
热度(143)

2019-10-06

143  

标签

all嘎我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