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咸鱼煮鹤 —

一个嘎攻脑洞:



弟弟高中毕业,哥哥入职十年。弟弟第一次抽烟被呛得半死,烟是他好兄弟剩的。嗐,哪个小给没在迷茫深柜青春期爱过自己的直男兄弟。


哥哥路过发现迷路小狗一只,顺手将他的烟抽走,摁熄在砖墙的青苔上,笑呵呵说,不怕醉烟哦?


帅哥多管闲事不叫多管闲事,叫艳遇。弟弟抬头看到哥哥的脸,心里对直男好兄弟的爱恋就像烟头猩红的光,闪了闪,熄灭了。


灰烬中,一线轻烟缓缓飘升。


弟弟想和哥哥上床,死缠烂打。哥哥拒绝了,但最后还是把自己当做成人指导教材或者大学录取礼物给送出去了。


90后小孩都很难缠嘛。


doi的时候弟弟一直哭,没办法。哥哥说我技术没这么差吧,我还挺温柔的。弟弟心想,就只有这一次了!于是越爽越绝望,哭得越厉害。


哥哥懂他的眼泪,但哪个大龄社畜会和小自己快一轮的小男孩厮守一生呢?


果然就只有一夕之欢。


两个月后,弟弟去外省上上学,交了男朋友,兴致勃勃发朋友圈。哥哥点个赞,心想小孩就是小孩。


弟弟和新男友在酒店套房doi,而哥哥正往公文包里塞酵素。加班公司聚餐,不去不行吃得还多。


大学城附近夜色荒僻,蝉声绵密如星。弟弟do完,在阳台上熟练地吐烟圈,打开手机看到哥哥的赞,眼泪毫无预兆地往下砸,落在屏幕上,晕不开那个名字。


千山外,酒瓶渐渐停下,瓶口指着哥哥。酒过三巡,也该有点儿颜色了。众人起哄,真心话真心话!嘎哥最近一次开张啥时候?


哥哥在一片不怀好意的哄笑中波澜不惊,如实回答:“两个月前吧”。


——欸???


顿时酒水与八卦齐飞,掀翻屋顶。


评论(1)
热度(10)

2019-10-1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