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咸鱼煮鹤 —

夜深人静说点屁话

《面纱》的结局一直不能说服我。

凯蒂是我很喜欢的那种“漂亮蠢货”,头脑空空但动作敏捷,是漂亮的小兽。她吃亏在年龄太小,非常单纯。如果给她时间,她迟早能够成为那种凭借本能去追逐本能的女人,且能活得很好。她拥有与瓦尔特旗鼓相当,并把唐生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潜质。

可惜偷情被发现得太早。

我也并不觉得凯蒂偷情有什么问题。她本来就不爱瓦尔特,草率的婚姻固然是因为她的愚蠢,但更多是严苛的社会氛围倒逼她犯蠢。这场婚姻带给她太多苦闷了,瓦尔特对她而言也没什么吸引力。毕竟不是所有女人都智性恋。瓦尔特对她的爱也并不高尚,并不平等,他的深情是自我陶醉式的,凯蒂其实没有义务非去回应。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连偷情的自由都失去了,那凯蒂也不算是个女人了。

至于她在瘟疫区经历了那些事情后的心态转变,倒是可信的。但这种宁和高尚的心境只可能是昙花一现。她回去后再一次屈服于唐生的欲望之下,我以为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谁知毛姆居然让她“战胜”了自己。这实在令我大跌眼镜。后来凯蒂居然还理解了她的父亲,父女俩相对而泣,互相谅解。

我只好咂咂嘴。

“堕落”过的女人不可能过上“神圣”的生活,就算凯蒂被瘟疫区的修女们开过光也不行!她已经尝过追逐本能的快乐,就像吃过人肉的棕熊会对普通猎物失去兴趣。

很快,很快她就会明白。对女人而言,根据本能的指引去偷情会过得更好,她的兽性是珍贵的天赋。

毛姆的确很善于剖析人性,对女性的一些弱点也描绘得入木三分。但他终究不懂女人的生存之道。

然而,当他写六便士时,突然又放手让男人去追逐本能了,让那抑制不住的生命之火焚烧一切。

我是先看的面纱,后看的六便士。

我在心里呐喊:凯蒂也可以!这不公平!

就算她不是艺术家,就算她庸俗不堪二流货色,但面对本能,凭什么另一个男人能够被召唤,而她只能被感化?


我想看一半女人一半猛兽的凯蒂。

我不想看为父亲流泪的凯蒂。

评论(4)
热度(7)

2019-10-23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