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咸鱼煮鹤 —

【Drarry】四天三夜·第二夜

(脚步声越来越近。)

Draco:“你居然真的敢来。不怕迎接你的是一群食死徒吗?”

Harry:“……”

Draco:“好吧,好吧。你的天真令人感动,挣扎了一整天我才勉为其难地放弃了这个可爱的好点子呢。”

Harry:“你不会的。”

Draco:(斩钉截铁)“别对我的良心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望。”

Harry:“那你怎么不去告密?”

Draco:“把战败的过程再延长几个月?真是好主意,绝妙的凌迟处刑。有没有人夸过你是一个天才虐待狂?”

Harry:“你是第一个。”

Draco:“我向来慧眼识珠。”(沉默片刻)“天啊——这见鬼的战争怎么还没结束。喂!你怎么还没杀死他或者干脆被他杀死?”

Harry:“因为我是个天才虐待狂,生命中唯一的意义就是折磨你。满意了吗?”

Draco:“哼哼,你要是能被黑魔王杀死我会更满意的。否则我只能寄希望于阿兹卡班的人道主义精神,比如,每顿饭后都让摄魂怪为我上一盘红丝绒蛋糕。”

Harry:“看来你们已经收到伦敦的战报了。胜利的天平已经倾向于我们。”

Draco:“是啊,是啊。谁能想到,本该在伦敦指挥战役的救世主居然躲在僵持不定的西翼战线和食死徒闲聊呢?”

Harry:“……你的战友真是不幸,虽然我乐见其成。”

Draco:“战友。你是指那个曾在我的家里侮辱过我的狼人格雷伯克?哈哈哈哈真是好笑。他死在伦敦的消息令我身心舒畅,所以你现在才能安安稳稳地待在地面上,而不是被一记粉身碎骨送上天。”

Harry:“是吗?如果你不是马尔福,我会怀疑你其实是凤凰社的卧底。”

Draco:“真有创意。”

Harry:“不考虑一下?战争快结束了,你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改换阵营。”

Draco:“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波特。你以为战争快结束了?不。对你而言,真正的战争还没开始呢。”

Harry:“闭嘴,混蛋。”

Draco:“哈哈!恼羞成怒了。看来你也不是蠢得无可救药,明白英雄与怪物通常只有一线之隔的道理。焦虑吗?恐惧吗?唔……这是理所当然的。你在害怕战争的结束,否则你也不会来找我排解了。只有我,理智又冷静的德拉科·马尔福,没被救世主的光环所蒙蔽,只有我会一如既往地侮辱你。圣人波特的专属解语花,承认吧,你渴望这个。”

Harry:“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也别用你那懦弱的小人之心肆意揣测我。我根本不在乎,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是英雄还是怪物!”

Draco:“那个把你看做大英雄的拉文克劳女孩可不会这么想。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静默)

Harry:“萝拉。萝拉·克里夫特。”(停顿两秒)“你今晚真不可爱,解语花先生。”

Drac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你认为我可爱过?波特,以后写自传记得加上这个,你会让那些历史学家发疯的!”(狂笑戛然而止)“你记得还真清楚。萝拉,萝拉。原来她叫萝拉。但下一秒我就会忘记——看,我忘了。恕我直言,战争期间稍微健忘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Harry:“我没什么好心虚的,我做了正确的事。”

Draco:“嗯,看着一个因为吓破了胆而吐露情报的小姑娘被四分五裂。”

Harry:“不是小姑娘,是女战士。而且从此之后,食死徒就再也没能从我们的人口中掏出任何有价值的情报。再加上针对吐真剂的免疫魔药,让你们很头疼吧?”

Draco:“瞧,这就是战争最有魅力的地方。圣人波特将死亡与血腥称为‘正确的事’。命运女神大概是荒诞故事的忠实观众。战争会模糊‘正义’与‘邪恶’的边界,让它们不知不觉间导向相同的结果。”

Harry:“别偷换概念。我们是我们,你们是你们。正义就是正义,邪恶就是邪恶。”

Draco:“波特啊波特,你还是不明白。正义和邪恶都是伪命题,只有胜负才是真的。胜者享用权力,规定正义,就是这么简单。所以别再说那些改换阵营的蠢话了。我在人生的岔路口上,也许没那么深思熟虑——毕竟我有父母引领着我——下了赌注,然后我赌输了,付出代价。如此而已。”

Harry:“别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好像你是个没有选择的小可怜虫。你完全可以质疑你的父亲,离开该死的庄园,下个正确的赌注。”

Draco:“首先,赌注没有正确和错误之分,只有输赢。其次,我为什么要质疑我的父亲?他强大、高深、自信,不过是时运不济。噢,你当然可以轻轻松松地说出‘反抗离开’这类鬼话,因为你根本没什么人可反抗,也没什么地方可离开。你的头顶除了那道该死的闪电伤疤,简直空空如也得令人发笑。”

Harry:“倒挂金钟!”

(草地上翻滚的声音。)

Draco:“操!”

Harry:“你就像雪貂一样灵活敏捷,真可惜。”

Draco:“你怎么能比我还疯?”

Harry:“谁戳我痛处,我就揍谁。”

Draco:“……真威风!”

(哈利收回魔杖,马尔福拍打身上的草叶。)

Harry:“卢修斯已经死了。还是那句话,你可以考虑改换阵营。”

Draco:“晚了。大局已定,我只会被看成见风使舵的小人,这不会给我争取到多少宽恕。而且,我从来不是核心人物,对你们而言没多大价值。”

Harry:“这可不像一个斯莱特林会说的话,我以为你会积极自救。”

Draco:(冷笑)“你根本不了解斯莱特林。”

Harry:“我对毒蛇也不感兴趣。”(停顿两秒)“也许我能在战后……”

Draco:“省省吧。你以为你的威信在战后能残留多少能量?我说过了,英雄和怪物只有一线之隔。怪物才会去保怪物。”

Harry:“我也说过了!我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Draco:“那你又在恐惧什么?波特,别在我面前撒谎,我总能一眼就看穿你,你知道的。”

Harry:“……你不会想知道的。”

Draco:“来嘛,说说吧。”

Harry:“你像个热爱八卦的三年级小妞。”

Draco:“随你怎么说。啊,我居然没带汽水和花生。”

Harry:“……去操你自己吧!”

Draco:“没问题。只要你愿意告诉我救世主那隐秘的,小小的担忧——我甚至可以操给你看。”

Harry:“天啊。马尔福,你真是个怪胎。”

Draco:“我耳朵都要起茧了。”

Harry:“好吧。”(停顿片刻)“我恐惧魔法部将来会有的妥协。我恐惧你们没能被斩草除根,在十几二十年后死灰复燃,而那套纯血至上的垃圾理论换个包装再次大行其道!那么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统统没有意义!那些……那些血……那些死人……天啊。萝拉。”

Draco:“那你没必要恐惧了。做好心理准备就行,这是注定会发生的事。”

Harry:“……你真会安慰人。”

Draco:“要不然呢?我们就是在做无意义的事情。无意义的互甩恶咒,无意义的死,无意义的饿肚子。你以为你能改变世界?哈哈!波特,别告诉我三年过去了你还是一个以为幸福快乐能够像是泡在福尔马林液里的尸体那样水嫩嫩——的理想主义者。这会令我作呕,我认真的。真实的历史从来只会循环往复、循环往复、循环往复……”

Harry:“够了!你可以闭嘴了!我头疼。难道三年的战争生活把你变成了一个二流哲学家?”

Draco:“你脾气真烂。换个角度看吧,大概会好受点。波特,别忘了你一开始是怎么卷进这堆破事儿的。如果说在这场无聊的战争中还有一个所作所为皆有意义的人,那一定是你。只有你,是在为生存而战斗,因为你和他之间只能活一个。”

(只有风和秋虫的声音)

Harry:“……原来你真的挺会安慰人。”

Draco:“不用谢~”

Harry:“不过,比起红丝绒蛋糕,战后你大概更需要一个心理医师。”

Draco:“原话奉还。你迟早会需要的,希望你未来的心理医师比我能干。遗憾的是,要超过我真的很难。”

Harry:“……少臭美了。”

(长久的沉默)

Harry:“今天的星星比昨晚的暗淡了一些。”

Draco:“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Harry:“因为你没仔细观察过。”

Draco:“谁会没事儿去观察星星?除了特里劳妮。”

Harry:“我会。在去霍格沃茨之前,我会悄悄趴在厨房的灶台上看星星,猜测哪两颗是我的爸爸妈妈。我通常会选择最亮的,挨在一起的那两颗。”

Draco:“呃……”

Harry:“你知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吧?”

Draco:“嗯哼?”

Harry:“所以你可以不那么死要面子。你刚刚想向我道歉——”

Draco:“才怪!”

Harry:“——为讽刺我父母双亡的那两句话。”

Draco:“我没有!”

Harry:“有没有你心里清楚。”

Draco:“你别瞎说!”

Harry:“我想该回去和罗恩换班了。”

Draco:“……快滚吧。”

Harry:(走两步又停下)“你明天还来吗?”

Draco:“我会带一群摄魂怪来吸干你的。”


TBC


评论(4)
热度(69)

2018-10-28

69  

标签

德哈dr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