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咸鱼煮鹤 —

【知乎体】有一个比你自己还bitchy的姐妹是怎样的体验 (02)

我回来了。

要说D的骚操作,那简直太多了。为了使我的回答清晰完整,并符合逼乎的风格,我决定分层论述。

你们以为bitchy只是一个形容词?你们以为婊里婊气或者刻薄毒舌就是bitchy?太天真了。

作为一个和D青梅竹马的可怜女孩,我要大声说出下面这句话!

——婊,是一种人生境界!

第一重境界,是最外在的婊。D就是那类你一打眼就知道不好惹的家伙,他的每根头发丝儿,每根长睫毛,都在无声地向你炫耀“我很精致昂贵”。他身上沉淀着古老纯血家族千年来的积弊——当然,我们通常称之为“精英的优雅”。也就是说,他能傲慢得彬彬有礼,恶毒得才华横溢,社交时永远能显得漫不经心却不失风度。再加上他本人尖锐恶劣的糟糕本性……那就是一个大写的“婊”啊朋友们!

这一部分不赘言了,毕竟我也不敢放他的照片。就分享几条D式语录吧:

1.其实这“蛋糕”也不怎么好吃。真的。但既然都凑到我嘴边了,吃一吃也没什么要紧。(一周连换三个date对象的说法。)

2.别为那群顶着鸟窝在霍格沃茨上空到处膨胀的氢气球生气,浪费自己刚敷的美容咒。

3.其实我并非那种斯莱特林优越论的支持者,其他学院也不错的对不对?比如赫奇帕奇,他们真是可怜又可爱——傻得可爱,土得可怜。

4.(对某个反对他未果又回来请求原谅的斯莱特林)拜托别一副又当又立的嘴脸,当婊/子也是要看脸的。

5.(出柜之前)姑娘们,你们应该感谢梅林——我是一个直男。

6.(出柜之后)姑娘们,我得坦白说:在我面前,这世上根本没有直男。

…………

呵呵。

第二重境界,是玩弄人心的手段。这就要提到我们分手的事情了。

当时是四年级,斯莱特林内部的交际圈已经彻底固定下来。我们的小圈子以D、我,还有B为核心。B是一个非常漂亮高挑但性格冷淡的纯血男巫,有点喜欢我,我们仨同进同出。斯莱特林们总是因为利益集结在一起,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之间没有发展出深刻的感情。这是前提。

四年级刚开学,D就展现出异乎寻常的阴郁。无论是魁地奇,还是那些关于格兰芬多的笑话,好像都不能再激起他的兴趣了。他表现得如此痛苦,我当然要尝试与他沟通。前几次都失败了,他要不然转移话题,要不然干脆闭上嘴。这家伙,别看他经常话痨似的叨逼叨,但当他真的想要隐藏什么的时候,就算灌一整瓶吐真剂下去也没用。

等他终于肯向我倾诉,我就傻乎乎地一脚踏入了圈套中。

第一次谈话非常简短,D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他问:“你知道B深深爱着你吗?”

我被他的措辞吓了一跳,我不认为B对我有这——么深的感情!而且D也不可能犯这样的认知错误。

我回答:“也许?但我是你的女朋友,你明白的。”

他又不说话了,并一日比一日瘦下去。

第二次谈话是在半个月后。当时他……嗯……在大庭广众之下受到了一些羞辱。

我心疼坏了,恨不得把黑湖的水都哭出来。D依然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梅林啊,我从未在他脸上见过那么脆弱那么易被伤害的表情),试探性地问我:“亲爱的,我可以向你呈现真实的自己吗?”

我立刻回答他:“当然,我会接受你的一切。我可是你的女朋友!”

但他【惨淡】地笑了:“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华丽的沙塔,情人的理解就像薛定谔的猫。”

我说:“别傻了,我们一起长大,不仅是恋人,我也是最了解你的朋友。”(啊!我真想穿越回去打自己一巴掌!了解?了解个蛋蛋!)

D沉默良久,才【艰难】地说:“我发现,我喜欢男孩……尤其,尤其是B。”他允许我消化了这个消息一分钟,然后【痛苦】地告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的人生中还从未出现过这样不受控的情况。我不想伤害你,亲爱的,我还记得你四岁时抱着洋娃娃的模样。就像你说的,我们一起长大,你是我重要的朋友。我还没有准备好公开性取向,但我不愿意让一个我自己看着长大的姑娘——也就是你,变成一块挡箭牌。潘,你是特殊的。”

我完全傻了。首先,我男朋友是gay;其次,D第一次如此直白的告诉我,我重要且特殊。

我没有责怪他,甚至有些同情他。

梅林的袜子!他自编自演了一出狗血三角大戏,而我居然信了!该死的青春期!之后回想起来,也许是因为D的痛苦太真实了吧。情节都是假的,加诸他身的种种情愫却是真的。谁叫他暗恋的人不是B而偏偏是一个格兰芬多死对头呢?人家可讨厌他了!

然后我们和平分手,D也正式开始他浪荡的猎艳之旅,持续了半个多学期吧。他的date对象全是女孩,上到七年级学姐,下到三年级萝莉,根本没人逃得过这个死给的手掌心。同时,一则关于B横刀夺爱的流言甚嚣尘上。B乐见其成,甚至对我献起殷勤——说真的,这让我愧疚死了。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直视“暗恋B的D”的眼睛。

即便如此,没错,即便如此——我也产生了一些无可救药的优越感。D频繁更换女友,为了恋情和性取向的问题痛苦不已,但他却如此珍惜我,不让我做他的挡箭牌,并说我是“特殊的”。我知道这很傻,但优越感都是对比出来的。他完全抓住了我的弱点,让我既感动又愧疚,还满足了我暗搓搓的虚荣心!怪不得我完全原谅了他,并愿意像以前一样保护他。

第三次谈话则在圣诞舞会上。他邀请我跳一支舞,全程在我耳边低低地说那些爱情虚无主义的鬼话,接着又歌颂斯莱特林式友情的伟大坚固。他仔细剖析B的财富、家庭情况和性格,强调B是整个大厅里最适合我的男人。舞到中途,他将我推向B。B接住我,我们继续在舞池里转圈,而他笑着退场。

——成功营造出一股令人心酸的,慧剑斩情丝的氛围。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后续发展。D暗恋的那个格兰芬多当时正喜欢一个拉文克劳女孩,这个拉文克劳却名花有主了,是其他人的舞伴。

而我们机智的、一股绿茶味儿的、刚刚“失恋”的D同学,借此机会,在圣诞舞会偏僻的角落里,稍稍靠近了与他“同病相怜”的格兰芬多。

以往碰见就要拔魔杖的两个人,居然在灯火阑珊处平静独处了半个多小时。即使对话只有这么几句:

D:“嫉妒的滋味不好受?”

格兰芬多:“闭嘴。”

D:“连咒我的力气都没有了?”

格兰芬多:“我不负责配合你掩饰你自己的可悲之处。”

D:“是吗?至少在今夜,我理解你。整个舞会大厅里,只有我俩的感情是相通的。”

格兰芬多:“你……你也有这一面。是的,嫉妒的滋味不好受。”

D:“我明白。或者说,过于明白了。”

#

你们见过这么一箭三雕的骚操作?!和我分手,维持核心社交圈的稳定,同时靠近暗恋对象。简直游刃有余,演技爆表!!!

哎,虽然D真的是个玩弄人心的混蛋,但他至少有一点说的不错:B的确是最适合我的男人。现在B是我的丈夫了。而且,肯花这么多精力套路我,也恰恰说明他的确看重我这个朋友吧。

否则我连走他套路的机会都不会有。

然而,套路我容易,套路某个格兰芬多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关于bitchy的最高境界,也就是他钓到格兰芬多的关键点。嗯……明天再更新,我得哄宝宝睡觉了~


————————————————

回答一下@纵享丝滑 的问题。

其实我也怀疑过B和D当初是合起伙来套路我啦,斯莱特林男人出了名的心机深沉。

但我也懒得深究,毕竟我只想做个【单纯】的贵妇。

所谓贵妇,就是捏着把柄像捏一把华丽的小扇子,并用它交际和扇风呢🙃


tbc

评论(27)
热度(655)

2018-11-06

655  

标签

drarry德哈